只有七秒钟记忆的鱼

【凌李】关于做饭这件事

        凌远会做饭而且水平非常高,这在第一医院不是个秘密。虽然他也没多少机会在家安安稳稳地做饭吃饭。
       
        李熏然作为一个和自家老爹相依为命多年的黄金单身汉,熬粥下面条蒸米饭炒菜样样都来得,能喂饱自己并且味道还不错。就是大菜硬菜整不来。
       
        两人在一起后,李警官非要凌远教他做菜。虽然医生跟警察都忙,但跟临床行政两手抓的院长比起来,李警官没案子的时候还是能正常上下班的。他就想有空的时候给自家爱人和自己做点好吃的。

         李熏然学会了吗?

         并没有。

         他以为凌远作为国内著名的肝胆第一刀,医科博士,应该有着典型的理科生思维。做饭时不说精确到几克几分钟,也能给个半勺一勺之类的数据吧。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

         凌远16岁那年被生母带走,当年那个只要朝父母撒个娇就能得到一切的少年不得不在袁雨红发疯的时候学着自己做饭,看着菜谱上的些许适量一次次实验,生生练就一手好厨艺。

         凌远是个天才的感觉派厨师。

        李熏然的学习热情遭到少许适量的教学方法打击,怒而做了一个星期的海带投喂凌院长,顿顿必有海带。

        哦,凌院长嫌弃海带有味道,不吃海带。

-——————————————————————————————

厨艺好几乎成了凌远标配,但他16岁之前凌景鸿估计不会让他做饭,袁雨红也不大可能教他,所以,院长大概是自己学的?
我其实不太能理解做饭论克放调料,按书里他给林念初做饭的描写我觉得凌远也不是
嫌弃海带的人是我

为什么要有开会这种东西?开完一个还有一个,简直要疯

当需要被人怜悯 ——寄给凌李

说的真的特别好,这正是我特别特别喜欢凌李的原因

蜜三刀:


这篇是回应 @波妞Ponyo_w  姑娘的“凌远,你想要的是怎样的快乐?”。本来怕剧透,凌李想放在贝湖结束后讲,但机缘这东西不讲道理,波姑娘那篇凌远让人读之落泪,不得不先讲出来。


keke姑娘在回复中跟我讨论了很多凌李,我们做了两个小实验:给谭赵和凌李互换职业身份,谭赵-谭院长vs赵警察,凌李-凌总vs李医生,或者职业不变,交换对象,凌赵vs谭李。换来换去,我这里大致得出两个结论——


1. 凌李无论什么职业,都挡不住“纯净的真爱之光”。
像keke姑娘所说,谭赵是理性的,凌李是感性的。贝湖里谭赵谈个恋爱费老鼻子劲了,心机转得呼呼响。可如果换成凌总和李医生,会发现,什么阶级差、职业差,统统都是狗屁。谭总赵医生纠结的这些世俗障碍,在凌总和李医生面前根本不是事儿,他俩自带一见钟情为你对抗世界的光环,无论什么身份。


2. 李熏然自带破阶差属性。换成凌赵vs谭李,keke说得好,凌赵就是现代版楼诚,谭李难办,他俩人设相近,而且单薄,在一起张力没那么强。然而就是这样,谭李也不像谭赵步步为营,李警官自带无阶级光环,跟谭大鳄在一起,也能让人忽略阶级差,仍然会出现谭大鳄在他身边栖息的相处模式。


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凌远和李熏然身上什么样的特质导致了这样的区别?剥去医生和警察的职业设定,以及职业带来的救死扶伤、正义勇敢光环,凌远和李熏然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放两首歌,一首老歌的国粤语版本,神词神曲,恰好讲我心中的谭赵和凌李。
国语版,《请你看着我的眼睛》,是理性的谭赵。


http://music.163.com/#/song?id=300879
—“你还有什么怀疑,你还要怎么来逃避,难道你只懂保护自己,再拿不出一点勇气”
—“爱纵然如此神秘,我总看见它的痕迹,所以我不懂保护自己,那么容易死心塌地”


粤语是感性的凌李,《不要躲避我的眼睛》,一句句听到他们沦陷的过程。
http://music.163.com/#/song?id=300932
—“当相对渐成习惯,当身躯想躲藏你臂弯,当感觉是来自你一双眼,想保护这真相实太难”
—“当需要被人怜悯,当飘忽的感情变真,方知最脆弱是这一颗心,给保护的感觉极醉人”


两个版本里,最打动我的是“当需要被人怜悯”,第一次听到它,有种被大锤砸懵的感觉。传神的歌词,总让人一句话听到爱情。这句歌词可以概括我对凌李爱情的全部看法,以及他们闪耀真爱之光的原因。


先说凌院长。


波姑娘在凌远开篇有一句“如果说孤独是所有灵魂的共通之处”,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特别心疼她,能写出这句话的人,必然深刻了解孤独之痛,想必因为有共鸣,凌远的孤独篇让人特别难受。波姑娘把凌远的孤独总结为三方面,生活—没有自己的家、事业—院长身份导致不断凉薄地取舍,上升到信仰层面,他想做的事太大,高处不胜寒,连信仰也没有知己。


这三个层面,全面概括了凌远的孤独。可以说,孤独是凌远的第一大特质。他一直在冰窖里,在广寒宫,而生活操蛋的地方在于,一个生在冰窖里的人是意识不到自己在冰窖里的。夏虫不可语冰,一直在冰窖里的人如何知道世界上有暖?现实生活里,被深爱的孩子长大后婚姻幸福率高,因为得到过爱,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没得到过“真”爱的人如何建立良性爱情模型。


没被真正爱过,带来的情感缺失,造就了他的第二特质——一个特别出色的“机械”精英。凌父收养他,待之以礼,以指导,作为养父,凌父接近满分,凌母对他很客气。客气的指导养出一个精英凌远。凌远在凌家,从小就——好好学习,积极向上,必须出色。凌远有超级智商,学习能力强,随着年纪渐长,学习着这个世界,体内长成了一套精英公式,好好学习=好养子,好好工作、医院至上=好院长,想得到什么,就输入什么。想得到好家庭呢?他研究家庭课题,世界说,好家庭=好丈夫=包揽家务细心照顾,好,他来操刀实践。想得到一个好家庭,要先成为一个百分好丈夫。


这套公式使凌大院长获得了世俗成功的一切:天才医科生、36岁三甲医院院长、校花级老婆。


但是细看这个逻辑,会发现潜藏的一个严重问题,学业和工作的确是付出—得到模式,而感情?当一个人需要把自己武装成百分丈夫、用尽全力付出才能交换来梦想中的好家庭,他对自我价值的打分是极低的,情感闸口也是关闭的。一个人被遗弃后,会本能进入自我保护模式,压抑情感需要,觉得自己不配被爱。凌远对着许乐山才说出那句“我一半懦弱疯狂,一半自私凉薄”,这是他对自己的真实认知,一个“这么差”的凌远,必须叠加家务做饭全方位照顾,才配得到林念初。


凌院长在人生各个方面,都是顶级技术专家,哄老婆可以写一本“追女指南”。他对念初的全方位付出是教科书级别,比如礼物和纪念日是大多数男人的弱项,他一个日理万机的院长能通过提前预备解决掉。波姑娘文里指出,连精神上也关怀备至,善于捕捉她的情绪。这是典型的精英思维模式,找出问题,解决问题,保证不再出问题。当一个高智商精英想宠爱人时,不会有瑕疵。


看起来毫无破绽的夫妻生活,在他的公式里,不该出问题。


但情感毕竟不是公式,真的不出问题吗?为什么林念初在这样天罗地网无微不至的照顾中仍然“我拼尽全力地跟着你,我跟不动了”,林是个普通人,她在这个表面上很美的家庭里,本能感到空虚,知道真正的爱情绝不可能“一个照顾,一个承受,一个跑,一个追”。可惜的是,keke提到,凌远跟她讨论许乐山,被她厌烦地拒绝掉,凌远的情感闸口本就从小封冻,少有的显露又被她粗暴关上,也就不再可能打开。林是个世俗小女人,她对家庭的期盼是温暖的、“正常”的家。这个家,没有许乐山、没有收养、没有问题多多的医院。她点头嫁的,是以前那个“一肚子坏水的阳光男孩”,不是后来惊恐发现的这个一身伤口的凌院长。


这就是典型的“需要不被人怜悯”,他的伤她不在乎,他的好她不需要,他的理想她配合但不理解。他“有病”,她没有药。


凌远几近完美的爱情公式,没让他梦想中的家庭成功运作,用尽全力的好,得到的是妻子恐慌的逃离。


但是凌远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么凉薄自私吗?波姑娘给出了有说服力的分析“凌远和廖老师虽然看似思想观念天差地别,表现出来更是不同。但其实他们骨子里是一类人,自己的病痛、难处,都可以忽略不计,为了心里头那点教旁人看了都觉得痴傻的信念,至死执着。”


还有妞妞的收养,keke姑娘把凌远上下两代收养线做了精彩的比较。林念初没受过收养之痛,对待这个问题轻浮粗暴,只顾满足自己做母亲的欲望,没想过孩子究竟需要什么。而凌远,受过遗弃和收养之痛,知道那种表面的、客气的收养(比如凌母)是一种什么伤害,收养妞妞时,以近乎粗暴的方式告诉林念初,不负责就不要养。由自己的伤口推己及人,对别的弃子负责,这样的凌远,无愧他的白色制服。


院长的另一个标签是改革。理想高远,用波姑娘的一句话总结,就是“孤独如凌远,只顾一刻不停地向前,不奢望任何人能懂。凌远的苦乐观注定了他会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能给他带来幸福感的东西是难以剥夺、难以撼动的。”工作中的精英凌远是极其强大的,毋庸置疑,我特别喜欢波姑娘这句他的苦乐观注定他会是一个幸福的人,虽然高处不胜寒,但广寒宫景色好。


再来说熏然。


熏然跟谭总一样,人设相对单薄,只能尽量提取信息再加一点私设。贝湖里加的一点私设是,他的名字化用自“薰然慈仁,谓之君子”。“君子”两个字,是我心中对熏然最好的注解。


熏然表面上看起来,跟到爱的苏纯有点像,波姑娘有句话说得特别好,苏纯“平淡到只需要一个好字就能概括”。原剧里,熏然也有类似的尴尬感。他那么好,又帅又活泼又痴情又聪明又勇敢,哪儿哪儿挑不出毛病,但是,简瑶就不“爱”他。爱情这东西就是这么任性。薄靳言毒舌又高冷,简瑶爱他。


在爱情这个东西面前,“好”多么苍白无力,参见凌远对林念初。所以好人卡令人深恶痛绝,再好有屁用,有本事爱我啊!


熏然和苏纯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活泼勇敢,豁达开阔。他跟简瑶和薄靳言处了一段时间,就能判断出瑶瑶真的陷入爱情,愿意为她的爱情放手。放手前,耍小心机要来一个拥抱,还会在警局对她放电。熏然和简瑶类似同性相吸。简瑶虽然单亲,但个性温和完整,也是阳光型人格,需要填补薄靳言这种缺陷型天才的阴郁。熏然的阳光对她来说,是多余的,无处安放。


君子温润如玉,君子坦荡端方。李局给他取名时所带的期盼,熏然全部做到了。他对抗谢晗聪明坚强,为简瑶挡枪正直勇敢。哪儿哪儿都好,可是,这时代流行的时髦男主是薄靳言,高冷、霸道、智商高。内敛有担当的君子再好,在这个时代,是配角男二。keke说熏然是天使人设,我特别同意。天使和君子,都是看起来不起眼,现实中却极为罕见的钻石。


熏然手里捧着真纯的阳光,却在赤道上站着;在一个钻石构筑的星球上,他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那个生活在北极的人,一直茫然不知什么是暖意,不知道只要有一点光,就可以融化掉他的机械外壳,变成一个活生生、能哭能笑、相信自己不需要任何外挂就可以被爱的人。


能对抗谢晗洗脑的人,扛得起医院的风风雨雨,给喜欢的姑娘挡枪的人,不会允许真爱受一点哪怕精神上的小伤。熏然纯净,却有着极其强大的内核,执着而有担当,能保护也能治愈。这也是为什么在和keke的讨论中,凌李的熏然,“温柔”成为超越其它特质的首要标志。


真爱常以怜惜开端,再强大的凌院长,在熏然眼里也是一个需要保护的没长大的小孩,在熏然身边,凌远终于可以放下精英公式,当一个他从来没当过的不讲道理的小孩,伤有人护着,他可以放松了。再“好”的李副队,在凌院眼里,也是个乱七八糟的、需要常常夸奖的年轻人。在凌远身边,熏然可以释放自己所有的好,他的体贴细致是凌远的水和空气,珍逾性命。凌远的照料不再落空,熏然的温柔也有了去处。


他“有病”,他恰好“有药”,各自的需要,碰到那个正正怜悯它的人。


为什么凌李真爱光环特别强大,当两个人到达这种精神层面的契合,世俗的一切都不能阻挡他们相爱,因为人离了空气会死。

一起走过(3)

        李熏然驾轻就熟地找了家看起来还不错的粥店,点了粥还有几样菜,和凌远坐下。
         其实他平时和警队那帮人不会来这样的地方,破了案庆祝永远是找个大排档果汁当酒走起来,兴致上来了谁还管形象是个什么东西。队长?副队?来来来,走一个!
        外人面前的李熏然却是一副精英形象,看着就会从心底生出对警察队伍的信赖和敬意。
        凌远更不必说,第一医院上上下下都认为他们的院长大人沉着冷静,威风八面,不动如山。
        现在,这两个精英正在以精英的方式对坐打官腔。
        “感谢凌院长支持我们的工作。”
        “李警官客气,配合你们的工作是我们的义务。”
         套路。
        “凌院长事务繁忙,希望没有耽误您的工作。”
        “我刚从国外开会回来,谈不上耽误。倒是要多谢李警官这顿夜宵了。”
         继续套路。
         “听说凌院长力推医疗改革,成效显著啊。” 
         “李警官也是年轻有为啊。”
         互相吹。
        
         李熏然吃的很快同时也很斯文。
         凌远吃的也很斯文但很明显吃的太少。
         “凌院长是还胃疼吗?”李熏然实在是不确定这位院长先生到底是什么情况。他对自己的观察力有信心,凌远那一瞬间的难受不似作伪,但之后的表现完全看不出不适,然而他又吃的很少。
          估计是硬撑的,这意志力,啧。
     
         “还好,多亏了李警官的这顿夜宵。李警官是怎么看出来的?”
          “同病相怜吧,医生和警察都是饮食不规律,胃病都成了职业病了。”
          “都不容易。”
          哦,还是病友。

          第一医院院长凌远和刑警队副队长李熏然的第一次会面在友好和谐的气氛中顺利结束。

——————————————————————————————
月更君上线。
我觉得俩人都是待人礼貌得体但疏离的人,把第一次约会(大误)搞得像官方会晤也是可能的吧。。。。。
        

一周末把特殊失踪专案组看完了,前九集,嗯,很好很赞,最后一集,TM的什么玩意。被弹幕安利了一堆剧,不说了,我要继续看剧了

一起走过(2)

       在手术室外等候的时候,李熏然搜了搜凌院长,帅到飞起的证件照下面是金灿灿足以闪瞎人眼的简历。
       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感慨完了也就完了,李警官并不认为两人会有更多的交集。
        的确,凌院长跟警察最多的接触是在交警队处理违章,李副队是刑警不是片警医闹不归他管。
        李警官倒是经常受伤进医院,可一来不是什么要命的重伤轮不上百忙的凌院长处理,专业也不见得对口,二来要真是重伤当然是哪近送哪不是非得一院。
        想上凌院长的手术台,估计得挨上一刀整个肝破裂大出血啥的。
        当然,最后这句是俩人在一起后李警官开的玩笑,说完就让凌院长照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然而无良的老天爷大概就是喜欢看人立flag。

         一周之后,刑警队接到了一起交警队移交过来的案件。
         一公司老总酒后驾车从尚未修通的南绕城高架上摔了下去,交警队现场勘察后发现刹车有明显被破坏的痕迹,怀疑是谋杀案件。*
         “黄队,确认过了,报废车辆的刹车有人为破坏痕迹,而且监控显示车辆在上南绕城高架之前有过短暂停留。”
         “死者当时应该是要回家,但是他家不在这个方向上。”
         “黄队,我觉得可以确认是谋杀案了,我想先带人去调那辆车停留路段的监控,看一下有没有目击者。”
         “好。”
        
          就这样,从国外开完会,硬生生把会议时间从九天压到七天,下了飞机开车回家的凌远就被请进了刑警队。
          “凌院长,对不起麻烦您了,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询问结束时间已经很晚了,错过了吃饭的点的凌远胃里隐隐作痛,面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李熏然待人体贴观察力又敏锐,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凌院长这怕是警察和医生共通的职业病——胃病犯了。
           出于人民警察对人民群众的谢意,他开口请凌远一起去吃个饭。
           “上次凌院长帮了我们的忙还没来得及感谢您,今天又耽误了您的时间,刚好我也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可以请您一起吃个晚饭,啊不是夜宵吗?”
           凌远向来对不熟悉的人和事不上心,但李熏然一番话分寸正好,结个善缘亦无妨,他便没有拒绝。



——————————————————————————————

我这大概是半年更?

*高架桥那个案子是《死亡通知单——离别曲》里的。
         

【凌李】换手机

iphone7出来了。

李警官考虑着换手机的事。

“远哥,7出来了,你打算换吗?”

别看凌院长平时一副老干部模样,其实也紧跟潮流,有和他眼缘的新款手机发布了也时常换手机。

智能手机众多功能他懒得用,平日里打电话发短信看邮件就差不多了。不过,更好的用户体验凌院长也不会拒绝,他向来不是委屈自己的人。

当然这不代表他玩不来高科技,自从和李警官在一起,被缠着开发了智能手机种种新功能后,玩的比李然然同志还溜。

要不怎么说天才是体现在各个方面的呢。

“不过7的相机是后凸的,手感不太好哎。”

“你不在乎这个。”

“3.5mm耳机插孔没了哎。”

“你平常还是用蓝牙耳机多一点,也没多大问题。”

“不能双卡双待?”

“你就一个号,用不着。”

“不能快充?”

“这就是个问题了,万一手机没电了不能快充多耽误工作。”

“算啦,咱俩都不换啦。”

所以李警官还是用着他的6plus。

凌院长的4s还是静静地躺在李警官的床头柜里。

从楼诚到东凯 -------愿中戏兄弟一切安好

叶子何时开花:

一颜难靳:

心声,cp粉太难做人,两面都是错。其实真的演员之间没什么,为什么粉丝一定要天天揪着一点事不放呢

  
  

谧是一个精分体:

  
   

可能是理智的粉丝太少,与这位作者惺惺相惜

   
   
   
   

代号青瓷:

   
   
   
    
    
    

错误地方已修改√

    
    
    
    
    
    
    
    

记得我入坑那一天,曾非常兴奋地把手机桌面换成他们两的照片,师姐跑过来问我:“怎么?你也开始追星啦?我可提醒你,要是追CP或者师兄弟那种的话一定要小心,不要太入迷,否则自己会难过。”我不理解,问她什么意思,她笑了笑,摇摇头却没说话。

    
    
    
    
    
    
    
    

那句话我到今天才终于明白。

    
    
    
    
    
    
    
    

作为东哥和凯凯的影迷,看到前几天的事情,老实说,心理里并不痛快,也许人的本能就是记仇,对于一些黑暗的东西会铭记于心,却往往忽视了真实的温暖。

    
    
    
    
    
    
    
    

这就是为什么道听途说的传言可以掀起惊涛骇浪,微博等网络平台一直沦为是非之地的原因。

    
    
    
    
    
    
    
    

有些人抓着天天那一期念错词的事情和其他一些细枝末节不放,拿出来黑。于是就开始撕,还越撕越起劲。你骂的难听,我骂的恶毒。事情僵化,路人看着好笑,爱搬弄是非的人幸灾乐祸。然后就谁也不待见谁,嘴上说圈地自萌,碰上又是互相嘲弄,贬低他人来显出自己的"正义"。

    
    
    
    
    
    
    
    

但是大家却都忽略了一个细节:

    
    
    
    
    
    
    
    

东哥说:比如说王凯是我的师弟(把手搭在肩膀上),那我肯定会觉得你起码应该拿出你应有的水准……

    
    
    
    
    
    
    
    

汪涵:你是中戏的,中戏的怎么可能是这样……

    
    
    
    
    
    
    
    

当然涵哥只是打比方而已,但是东哥马上意识到这句话有些不妥当,立刻就说:“不是,他很好啊,不是说那个。”

    
    
    
    
    
    
    
    

这时候凯凯歪了歪脑袋,摇头晃脑的小狮子,笑得很开心。

    
    
    
    
    
    
    
    

这个细节我一直都记着。

    
    
    
    
    
    
    
    

中戏兄弟就是像他们这样,看过伪装者花絮的朋友应该都记得,私底下的两人,勾肩搭背开着玩笑,一唱一和说着段子。师哥会开玩笑似的戏弄师弟,师弟也会玩性大起地模仿师哥。至于谣传的所谓不熟,原话是“没有戏里那么熟。”

    
    
    
    
    
    
    
    

我不太理解为什么有人觉得东哥批评凯凯是“踩”,我在这里科普一下毛茸茸导演(李雪)的一条规矩:台词三句不过要交钱100。

    
    
    
    
    
    
    
    

伪装者年夜饭花絮的时候我也注意到,凯凯一直见缝插针的喝酒(貌似不是真酒?)每次都是一口干,连喝好几杯,东哥一直在旁边提醒他“少喝点儿,少喝点儿。”(好像是怕高血压?)但完全没有教育人的语气。

    
    
    
    
    
    
    
    

时至今日我依旧记得,1130的风波之后国剧盛典后台那个温暖的拥抱,细致温柔地帮忙打领带,公司聚餐时两个人几乎一致的笑脸,

    
    
    
    
    
    
    
    

盛典后台,凯凯给东哥送祝福“东哥,生日快乐。好好做人(山影的梗)”生日快乐那四个字说的极尽温柔。看过视频后的东哥笑得东倒西歪,

    
    
    
    
    
    
    
    

“双毒”对谈,片尾东哥给凯凯留言“少喝点酒,好好背台词,不然三条不过,李雪导演就会(罚款)……你懂的。”然后便是招牌的一字笑。

    
    
    
    
    
    
    
    

他们两个人共同面对采访的时候,其中一个说话,另一个一定是面带笑意地注视着。

    
    
    
    
    
    
    
    

谈不上至交,至少也算得上兄友弟恭。

    
    
    
    
    
    
    
    

一个谈吐老成尽显涵养,时而严肃执拗,更多的还是幽默风趣。

    
    
    
    
    
    
    
    

一个坦诚可爱大气豪爽,也会犯犯迷糊,更多的还是赤子之心。

    
    
    
    
    
    
    
    

靳东老师让我明白怎样的演员才是深沉纯粹的演员。

    
    
    
    
    
    
    
    

王凯先生让我明白怎样的演员才是纯洁无染的演员。

    
    
    
    
    
    
    
    

其实他们很相像,东哥身上会有凯凯身上那股孩子气,和东哥相处久了,凯凯说话的风格也开始“老干部”起来了。

    
    
    
    
    
    
    
    

因为说话不讨巧,东哥曾经被人黑过。

    
    
    
    
    
    
    
    

因为说话太过耿直,凯凯也被指责过。

    
    
    
    
    
    
    
    

凯凯最新发的一条微博照片(背影)和东哥的某一张很像,甚至于候总还开玩笑“写诗呢。”

    
    
    
    
    
    
    
    

就是这样相似的两个人。

    
    
    
    
    
    
    
    

所以才有楼城兄弟。

    
    
    
    
    
    
    
    

所以才有楼诚。

    
    
    
    
    
    
    
    

至于微博上转的很火的那个访谈,师姐跟我说那个杂志某种程度谈不上正规杂志,博人眼球不是没有可能,而且据我所知,在一次更为正规的杂志访谈中,东哥说过“王凯是我中央戏剧学院的师弟,我要保护他。”

    
    
    
    
    
    
    
    

你们可以走这里http://tt28329.lofter.com/post/1de7da63_a571a08

    
    
    
    
    
    
    

有些人喜欢揪着小事不放,殊不知在别人眼里你只是跳梁小丑。

    
    
    
    
    
    
    
    

有些人你以为靠嚼舌根就能打到一个人,殊不知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演员,都是内心强大的。

    
    
    
    
    
    
    
    

有的时候你以为你和别人吵,就是在在维护某个人,事实上并没有起到那个作用,真正聪明的人不会那样愚蠢。

    
    
    
    
    
    
    
    

不要把丑恶或是小肚鸡肠强加给别人。那样只会被人视为搬弄是非者,要知道搬弄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一个巴掌拍不响。

    
    
    
    
    
    
    
    

我读《中国哲学简史》这几天,有学文学的师哥跟我说“中国人几千年都压抑着,所以我们的憎恨往往会变成窝里斗。”

    
    
    
    
    
    
    
    

我那师哥今年30岁了,我特别欣赏他说过的一句话“30岁的人说的话要配得上30岁的智商。”

    
    
    
    
    
    
    
    

老班曾说过我们这个民族最会思考,却最不会谅解。

    
    
    
    
    
    
    
    

如今看来,似乎是不幸言中了。

    
    
    
    
    
    
    
    

另外……我有权管理我的评论区,cp圈地自萌,不喜欢干嘛点进来?骂人只会招黑,暴露的是你的素养,有些地方我写的急写错了已经修改,要撕逼的话请走微博谢谢。就是这么任性,不服憋着。

    
    
    
   
   
  
 

【楼诚】【凌李】未解之谜

1.明长官更能撩火和还是凌院长更能作死?
2.总被阿诚哥坑钱的梁萌萌和总被主公扣奖金的韦三牛谁更苦逼?
3.明长官的见姐怂和凌院长的见爹怂(当然是凌景鸿)谁更胜一筹?
4.明公馆新政府和第一医院刑警队实力拒绝被虐狗联盟哪个更庞大?
5.阿诚哥和凌院长谁做饭更好吃呢?
6.两对恩爱夫夫的最佳神助攻是谁?


【凌李】一起走过(抽风篇)

       凌晨时分的新城市第一医院,少了白日的喧嚣,却依旧忙碌。

       刑警队副队长李熏然和几个同事还在急诊手术室门口等待着,等待着手术室门口几个耀眼红字的熄灭。

       “啊——”一夜没睡的李熏然大大的打了个呵欠,“我去外头吹吹风,清醒一下,你们先守着啊。”说罢李熏然晃晃悠悠地朝医院门口走去。

         看着医院门诊大厅里的人群,饶是李熏然见过无数非常场面,也不由得咋舌。“乖乖,这第一医院,这人多的。 ”李熏然一向是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的主儿,除了每年例行的体检和在行动中受伤,基本上他和医院就没什么交集。当然他自己也是不愿意和医院打交道的,他要是出任务时受了伤,回家他爹就得用唠叨大法磨死他,还捎带着“以权谋私”让他们队长看着他不许他出任务时二杆子似的往上冲。

        是故见到凌晨就在医院排队挂号的人对李熏然还是很有冲击力的,都说警队是社会缩影,见惯人情冷暖,医院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然而见惯归见惯,很多事情并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比如眼前的票贩子。

        在门口抽了支烟的李熏然扭头往急诊走,正撞上一个票贩子在忽悠个西装革履的大高个儿,哎,这不是刚才那个医生吗?他说他是第一医院的,叫什么来着?噢,凌远,是这个名儿。

        李熏然一晃神,就看到凌医生怒斥那个票贩子,然后一个貌似是票贩子头头儿的人上来跟凌医生献殷勤,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凌院长,这——”

           那人一开口李警官就惊了,感情这凌医生还是凌院长啊

           下一秒小李警官就笑了,倒票倒到院长那儿,你摊上事儿啦,你摊上大事了!

     


-----------------------------------------------------------------------------

考完了一门很重要的试,抽个风,OOC都是我的